及川啾太郎

写文好难、死线蹦迪

  🍞霓虹时间:00:19🍛

★2019.11.19  いい及影日★

      晴れの日も雨の日も
            1日一歩ずつ
           進んで行こう
     笑いあって泣きあって
   そんな日々を過ごそうよ

为了CP25而换🆕置顶

摊位名:阿排幼稚园

参展:CP25 Day 1【排球专区】


📣各位老师如果有及影相关的无料或者同人周边想要寄放可以来找我!!(超大声)

📣来CP25玩的姐妹也不要大意来我们摊位van~★


私心加上及影tag😇


    ★及影图文合志样本★

            📸 by Huji app
    
       首发:CP25 day 1
【排球专区-阿排幼稚园】
            售价:65R
限量印制,后期🈚加印🈚再贩 ​​​

【HQ/及影】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举铁了?

*庆祝HQ欢乐的372话以及久违的及影“真像”糖😇
*无证驾驶注意安全
*难产且难吃,ooc预警

 

————————

 

 

我没有背着你偷偷举铁!!

及川生日(三位数)+影山生日(四位数)=密码(四位数)

★WordPRESS界面出不来可点击右上角至浏览器打开

 

 

————————

 

*数学不好没资格上车(bushi

【HQ/兔赤】赤苇的烦恼

*一篇关于剪头发的轻松小短文,洛宝生日快乐ʚ❤ɞ​


——————


***​

​期末考试周忙于复习而忘记去理发店剪头发,赤苇对着镜子扒拉开自己已经长到略微有些遮眼的刘海,开始思索是自己动手剪还是暂时用一用木兔前辈的发胶等傍晚去理发店再剪。

“赤苇居然在镜子前发呆!”木兔从背后揽住赤苇的腰,他精力充沛,就连早上刚起床也是元气满满。​

“木兔前辈的发胶在哪里?”即使是同居一年多,木兔乱放东西的毛病赤苇还是没能纠正过来。​

“为什么要用发胶?”木兔从置物架的瓶瓶罐罐里掏出一支喷雾装的瓶子递给赤苇,“这款比较好用!”

除了对排球和赤苇感兴趣以外,木兔对各类品牌发胶的“考究”也颇为在行。

“刘海太长了很碍事,傍晚要去剪头发了……木兔前辈要不要一起去?”赤苇接过看了看瓶身的说明确认木兔没有拿错东西才拧开盖子。

赤苇实在是不放心从木兔手里接过的瓶瓶罐罐,毕竟他不止一次两次递错东西给自己了,将糖递成盐,醋递成酱油。


***

木兔下课后在体育馆见到赤苇的时候,他已经剪短了头发,和同样剪短了头发的影山在一起不知道聊着什么,总之笑得很开心。

木兔从赤苇背后扑上去,勾住对方的脖子,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你们在聊些什么?”

影山礼貌地叫了声“木兔前辈”,赤苇推了推木兔蹭得自己有些发痒的脑袋:“飞雄在说及川前辈剪头发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耍无赖,现在还在理发店煎熬。”

“看到剪刀就哇哇大叫,进店前被他好看的脸蒙骗的店员姐姐是不是都梦想破灭了?是这样的感觉吗?”木兔脑补了一番。

影山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店员都有被他吵到。”

“下次一定要和及川一起去剪头发。”

“下次再也不要和及川前辈一起剪头发了。”

木兔和影山异口同声。

“下次我要看及川哇哇叫的样子,然后嘲笑他!”木兔表明自己的目的。

赤苇跟着木兔一起笑出声:“木兔前辈真是太坏心眼了,及川前辈听到又要闹了。”

“木兔前辈的头发是不是也比之前长了很多?”影山说完这话手机就响了起来,看他看着手机笑成铁憨憨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及川打来的。

赤苇被影山一提醒,侧过头看向木兔,伸手揉了揉木兔的头发:“好像是留长了……”


***

本以为木兔嘲笑及川对于理发店的“恐惧”他自己并不会抗拒剪头发这件事,谁知道半斤对八两。

“木兔前辈今天白天还在嘲笑及川前辈的!”赤苇拉着他的手试图将木兔拖进街角的理发店。

“我……我也不喜欢剪头发,从小就不喜欢,总觉得剪刀会剪到耳朵啊,想想就好疼,我不要!”木兔像小孩子一般地直接蹲在地上。

赤苇放弃了挣扎,叉着腰站在木兔前辈面前:“剪头发有什么不好呢,都说头发剪掉了烦恼也会跟着剪掉的。”

“哎?我还是不要剪头发我也没有什么烦恼……赤苇剪了头发是有什么烦恼吗?”木兔仰头看向赤苇。

赤苇对上木兔的视线,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没什么烦恼的事情,但是如果不回应的话怕是要被一直追问,思索片刻:“木兔前辈在家里总是乱放东西,木兔前辈睡觉的时候每次都压着我睡……木兔前辈头发长了也不去剪头发……”

赤苇掰着手指头还打算继续细数下去,木兔站起身捂住自己的脸,打断赤苇说话,声音闷闷的:“赤苇你不要再说了……我去剪头发。”被赤苇说得自己的烦恼好像就这样跟着多了起来,还是去乖乖剪头发吧。



—fin—


——————


★希望洛宝能喜欢这样的小故事,对不起写得这么短pwq,再次㊗️洛宝生日快乐🎊 @小洛睡不醒

真的超级喜欢洛宝的画风,和她本人一样像秋天里温暖又温柔的小太阳🔆能认识洛真的是太好辽(๑>ڡ<)☆ (我是阿金我换号了……)

另:洛的生日还是我发工资的好日子(大笑)


✨本宣✨

刊名:《十年一刻》
CP:及川徹×影山飞雄
首发:CP25场贩
类型:图文合志
规格:B5
内容:7w字↑(含二维码内彩蛋文)
价格:60r↑↓
随本赠送明信片可加购特典亚克力挂件
更多预售消息请添加群聊: 708484625

—staff—

封面封底绘制: @刺絲胞
主催: @❀  、 @__风筝🍙 
排版:阿彻
校对: @檬双 
特典挂件绘制:@十溪

★文
及川咖喱包 @❀
文倩子 @文倩子
风筝 @__风筝🍙
campooo @campooo
J  H @JH
愈子 @愈子
萬千 @万理一空

★图
@汐
Nara @(*^ΦωΦ^)つ🎮
Siroiinu @siroiinu💦
柠子 @苏子柠柠
Book @lBuqKu
Sinlin @西臨臨
         

(更正:萬千老师的文题为《Even if the moon fell down tonight》
更正:合志开本为B5)

【HQ/及影】爱的魔力转圈圈(PWP)

*这篇真的是我自己写得很开心也很满意的car,所以还是决定再放出来一次XDD

*SUMMARY of AO3


——————


sao话满天飞

【HQ/兔赤】苹果一样带甜的羞涩

*旧文重修,ooc预警

*此篇将收录于兔赤文本《the season》


——————


*


木兔痛苦的嚎叫响彻整个体育馆。

“哎!木叶你说什么!?” 木叶的肩膀快要被木兔摇到散架,“开学居然有小测验?还只考数学和英语?!什么啊,数学真的是太讨厌了!我完全不会啊……”

木叶被主将大声的吼叫吵得捂住耳朵:“木兔你再怎么嚎叫都没有用的,英语不会提高,更不用说你从来没及格过的数学了。”

黑尾拿毛巾擦着脸从木兔旁边经过,毫不留情地发出笑声:“你不要迫害木叶了,你们两个怎么看都彼此彼此吧?说起来虽然赤苇是个二年级,但是辅导功课赤苇不是更靠谱吗?”

木兔终于松开木叶的肩膀,大腿一拍 :“黑尾你说的有道理哦,我要去找赤苇。”

体育馆外,和研磨一起帮忙切西瓜分给大家吃的赤苇一连打了两个喷嚏,研磨偷偷咬下一口西瓜尖险些咬到舌头:“要是感冒就很麻烦了啊……”  



*


合宿结束之后,被木兔缠住就差抱上大腿的赤苇无奈之下到底还是答应让木兔来他家一起写作业。

赤苇的房间很干净,第一次来赤苇家,好奇心促使着木兔的眼睛忍不住地到处乱瞟,赤苇拿笔敲了敲桌面,轻轻咳嗽了两下,木兔发出“嘿嘿嘿”的心虚笑声。

“赤苇啊……”木兔用手指了指书架上的一排相框,“这道题写完我可以去看看那排照片吗?”

“不可以,”赤苇果断拒绝,“从木兔前辈来到现在才写完两道题而已。”

木兔歪了歪脑袋,撇着嘴,将作业簿推到赤苇面前:“那赤苇你快跟我说说这道题怎么做!”

赤苇对上木兔渴求的眼神,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木兔前辈一会请不要再折磨快要被你掰断的可怜橡皮君。”

数学对于木兔而言太难了,木兔打心底觉得赤苇很厉害,在他看来难到无从下次的题目赤苇都可以顺利解决,赤苇认真勾画课本的侧脸也让木兔移不开目光。

做完一套试题,木兔整个人瘫倒在地板上:“做数学题比打排球还要累……” 

赤苇看着躺在地板上扭动着身体的木兔,合上课本,站起身:“木兔前辈辛苦了,可以去看书架上的东西了,我去拿一些水果来。”

赤苇关上房门,木兔从地板上窜起,他早就看到了书架上摆放着赤苇小时候的照片,很想看他还不认识赤苇时候他的模样。

照片上的小赤苇抱着排球笑弯了眼睛,照片的右下角写着“小学三年级京治与Mr.排球的初次见面”,清秀的字体大概是父母写下的,木兔手指摩挲着照片里小赤苇还略带些婴儿肥的脸,喃喃自语:“赤苇真的是可爱过头了。”

赤苇小时候的照片摆了很多在书架上,长大了的赤苇似乎不太喜欢拍照了,唯一一张还是枭谷去年合宿时和音驹的合照,照片上研磨那时候还是黑发。

看着照片的木兔陷入一种莫名甜腻的情绪。 门锁拨动的声音让木兔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赤苇推门而入:“木兔前辈久等了。” 

赤苇削了苹果,还特意切成了兔子的模样,木兔大咧咧地伸手捏起苹果就塞进嘴里:“好甜。”就像赤苇你一样。  



*


木兔已经被乱七八糟的英语单词和语法搞得头昏脑涨,好不容易休息下来,赤苇像平常打完比赛一样帮木兔捏着肩膀:“木兔前辈今天学习也辛苦了呢。”

离得很近,和比赛时捏肩不一样的感觉,赤苇的气息触到木兔的耳尖,木兔觉得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烫,耳朵一定很红了。

“啊……我想起来我妈让我回家路上去便利店的,我、我今天就、就先走了,”匆匆收拾好课本转身站起来的动作有些剧烈,嘴唇无意间触碰到了赤苇的手指。

“赤苇你不用送我!赤苇再见!” 木兔没头没脑地又甩下一句话,低头小跑着离开了卧室,没一会儿赤苇听见木兔和自家母亲道别的声音。

赤苇靠坐在书柜边,摸了摸手指刚刚擦过木兔嘴唇的关节,低头将自己的嘴唇贴上去,像是猛然醒过来般得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自己这是在做什么?不用照镜子赤苇都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今天吃得那颗苹果一样。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赤苇开始收拾房间,将教辅资料放进抽屉里,坐在书桌前拉开抽屉的瞬间脸上的温度再次攀升,里面堆放着很多拜托白福前辈拍下的各种各样的木兔前辈。

赤苇翻看照片的手微微颤抖,木兔前辈的笑容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像太阳一样充满力量呢,真的好喜欢。 不想叫他木兔前辈,这样的心思相处得越久越强烈:“木兔前……光太郎。”

叫出来了呢,反正木兔前辈也不会听见,所以再叫几次也没关系吧?

“光太郎。”赤苇将照片平摊在桌上,双手抱住脑袋,额头磕上书桌,发出不像他会发出的大声喊叫。  




*


第二天也按约定时间来到赤苇家一起学习,木兔眼底有黑眼圈,似乎没有睡好。 “木兔前辈没有睡好吗?黑眼圈都出来了。” 

赤苇将课本摊开,托着下巴看向他。 木兔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昨、昨晚和木叶打游戏打得太晚了!都怪木叶!” 

“我还以为是看排球录像看得太晚了。”

“对对对,还看了比赛录像的,嘿嘿嘿……”木兔才不会承认因为思考自己对待赤苇的感情想到半夜三更睡不着觉。

数学题很快占据了木兔的脑海,公式挤掉了木兔的烦恼,但是他怎么觉得自己更烦躁了?

夏季下雨前的闷热,没有一丝风吹过的痕迹,窗前挂着的风铃一动不动。

“今天太热了,”赤苇放下课本,他看今天的木兔不像很有心情学习的模样,一直在发呆,“木兔前辈你要不要吃西瓜?”

“好啊!吃西瓜!”木兔扭过头对上赤苇的眼睛。 赤苇很快从厨房拿过来母亲上班前准备好的冰镇西瓜,一阵凉气扑面而来,木兔大口大口地吃着西瓜,发出大叔一般舒爽的赞叹,赤苇仔细将瓜子剔除,然后小口小口地咬下,动作细致温柔得让木兔看得有些入神。 西瓜汁水顺着赤苇的嘴脸滑到下巴,木兔吞了吞口水,神差鬼使地微微起身凑到赤苇面前,吻上赤苇嘴角,吻带着西瓜的清甜。

“砰”得一声,木兔踢翻了放在地板上的小方桌,书本和文具散落一地。

“对不起!”木兔双膝并拢正经地跪着,额头贴在地板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

赤苇抚上自己的嘴唇,眼睛瞪得圆圆的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

风铃清脆的响声打破了此刻静得窒息的空间,闷热的天终于有了阵凉爽的风,赤苇摇摇头,声音很轻地回应:“没关系的。”

木兔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将目光移到赤苇的脸上,对方脸上没有想象中的愤怒,木兔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稍微靠近赤苇身边,握住赤苇的手,迫使对方与自己对视:“呐,赤苇啊……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木兔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到了耳根,赤苇深呼吸:“我刚好也有些话想要和木兔前辈说。”

“那个、我觉得我可能是喜欢赤苇的,而且好像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木兔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似乎没有听到赤苇说话,“我可以喜欢你吗?”

赤苇嘴角上扬,回握住木兔有些颤抖的手,脸上带着红晕轻声回应:“我也很喜欢光太郎。”



—fin—


——————


*感谢阅读✨


*旧的账号已经注销,新号会发部分重修以后的旧文


【HQ/及影】想的好多事都是关于你

*旧文重修,ooc预警

*1k7短文



——————

*

影山飞雄偶然间听到前桌两个女孩在做着类似于测试的东西,好像是关于“如何鉴别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某个人”。

喜欢某个人,影山心里在0.01秒内蹦出“及川徹”三个字。


*

“他对你冷言冷语但是你还是忍不住去接近他?” 这是影山第一次仔细听女孩子的声音。

影山心里默默点头,他在北川一的时候对及川前辈就是这样,明明对于金田一和国见,及川前辈就可以指导他们发球,同为一年级偏偏不待见自己。

说实在的,影山心里那阵时间很嫉妒金田一和国见。

“对他的喜好完全了解。”

及川前辈最喜欢吃牛奶面包,虽然影山因为肚子饿没力气打球被及川前辈发现并“施舍”过牛奶面包,但是那种甜腻腻的味道他真的不喜欢。

影山记得那天他不小心把便当盒丢在了家里,及川前辈不知道为什么会来一年级的教室,靠在墙边看着他把书包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带着很欠揍的笑脸走过来丢下一个印着奶牛图案的透明包装袋。

“人群中下意识就会去找他。”听女孩子们说的话,影山满脑子都是及川前辈的身影。

高中来到乌野以后的第一场练习赛遇到的就是青葉城西,那所他中学时期所有队友都直升的学校。

不出意外的见到了金田一和国见,环顾整个球场都没有看到棕色翘起的头发。

他不应该不在这里,突如其来的失落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及川前辈了,想再看一看他的发球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想看及川的脸以及想听他说话,也是影山想要的。

“连对方的小缺点都是可爱的。”

及川前辈的优点除了好看还有高超的排球技术,影山找不到第三个了。

对待后辈的态度恶劣,说话有时候也会气得人七窍生烟,队里除了岩泉前辈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压得住他。

影山被及川恶劣对待的次数最多,每次及川对他扮着鬼脸,他也会被对方气得火冒三丈,那种丑出天际又极其幼稚的鬼脸真的应该好好拍下来发给总是把及川前辈团团围住的女孩子们。

影山托着下巴,小口小口的嘬着吸管喝酸奶,脑子里面突然浮现出及川吐舌头翻白眼叫嚣着“我才不要教笨蛋飞雄发球”的画面,意识到自己笑出声是因为前桌女孩回头投来怪异的目光。

影山慌张低下头,装出认真喝酸奶的模样。


*

“你觉得你喜欢的那位怎样最让你心动啊?”左边的女孩侧过脸问右边的女孩。

被提问的女孩微微低头,想了一下,嘴角噙着笑:“嗯……跑步的时候露出额头的样子。”

及川前辈的皮肤很白,夏天的时候室外跑步也不见他被太阳晒黑。

每次跑步完,及川前辈总是很在意自己的发型有没有被风吹得乱七八糟。

影山记得第一次见到没有刘海的及川前辈的时候,险些脱口而出问上一句:“你是谁?”

“无法直视他的光芒,但是又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要说及川前辈什么时候最耀眼,影山一定回答:“在作为二传手的时候。”

影山趴在课桌上,想着及川前辈现在东京干什么?最近是不是放假了?影山掏出手机,学会用社交软件以后总算可以看到及川前辈在东京的生活了,经常看到他在社交平台放出他和黑尾木兔还有夜久前辈们在一起打球的合照,女孩子们送的礼物似乎比中学时期更多了。

及川社交平台的主页在三十分钟前更新了一张图片——东京开往宫城的车票。

“想见你。”影山默念着,他有些除了排球以外话想要跟及川前辈说,比如在前一秒钟我确定了我是喜欢你的。


*

英语课真的好无聊,日本人为什么要学英语?又怎么可能学好英语嘛!影山被英语单词折磨到昏昏欲睡。

“影山!!影山!!影山同学!!”走廊上传来日向大喊大叫的声音,“大王来我们学校了!!还说是来找你的!!影山!!影山飞雄!!”

“日向呆子!!吵死了!!”影山很意外,听到“大王”这个独特的称呼后,从英语单词的苦海中瞬间挣脱。

日向蹦跶到影山面前,手往走廊尽头楼梯口的方向指了指:“我说影山你是不是和大王有什么秘密训练之类的东西啊??影山你怎么可以偷偷瞒着大家做一些秘密的练习啊……”

影山才不要理会日向的质问,留着小不点一个人站在教室门口叉着腰噼里啪啦地吵个不停。

楼梯口的转角,及川徹穿着很显嫩的粉色连帽衫倚在墙边,对着呆愣愣站在台阶上影山扬了扬自己的手机,笑着说:“想见我?”

影山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心里想的“想见你”直接发到了及川前辈那条动态的评论里面,明明想见的人活生生的就站在眼前,为什么还要一副不敢质疑傻傻张着嘴的模样?

影山露出大概只会在赢得比赛时才会有的爽朗笑容,笃定地点了点头:“嗯,想见你。”



—fin—

——————

*感谢阅读✨

*换号了,以前的账号已注销,部分文会修改后重新上传

🍞🍛

请来及影群一起唠嗑

感受及影宇宙第一的爱情